【剑道】醉乡春·初

一、
烟花三月,微风细雨。

扬州河畔。

一家酒楼迎来了一个普通的客人。

是个带着剑的武林人士,虽然没有穿着门派服饰,但从客人腰间的坠子可判断出,这是个纯阳。

店小二立马迎了上去。

“客官,里边请”,店小二 热情地将纯阳引上了二楼,并挑了个临窗的位子,“客官,您要点什么,本店有全扬州最美味的芙蓉香酥鱼,还有……”

纯阳静静听了半晌,随意点了几个菜。

“好嘞,客官,您先侯着,我先给您沏壶茶。”话说着,店小二就退下去了。

纯阳将腰间的剑解下,放在桌子上,松松垮垮的绸布下隐约可见剑柄上刻着“忘情”二字。

似是被窗外热闹的人群所吸引,纯阳右手支着下巴,悠闲地俯看酒楼下。


二、
叶则觉得最近有些霉运当头,先是偷偷溜进剑冢被发现被罚了一个月的禁闭,再是悄悄离家准备去江湖闯荡被青梅竹马发现并以此威胁强行要求跟随。

要不要去寺里烧柱香,叶则捻了捻脸颊边的碎发,不禁想到。

“阿则,我们去那边看看嘛!”耳边忽然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

叶则顿感无力:“苏大小姐,我不是出来玩的。再说,你跟到现在也该回去了,你家里该着急了!”

“不,我就要跟你一起!”此时的苏绿枝还是个沉不住气的小丫头,一点没有后来的温柔娴静。

叶则有些不耐地握了握手里的剑,又实在不放心苏绿枝一个人在这街道上,只得心里祈祷对方家里人赶紧收到他的“求救信”,快点把这牛皮糖给带走。

“阿则呀,我们离开扬州之后去哪里啊,去不去浩气盟!我大伯也是浩气盟的可威风啦!”

“啊,随便吧……”叶则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那到时候我们一定要一起去啊,我们可以……”

叶则晃着神,想去浩气盟其实也不错,心底有了些思量。

似有所感,一直低头看路的叶则猛然间抬头,只看见一个白衣背影。

苏绿枝疑惑道:“阿则,怎么啦?”

“没什么。”


三、
几日后,叶则离开扬州去了浩气盟。

距离他初次遇见沈蔚知还有三年。





—end—

没什么重点的……

吐个槽,最近考试好多……还有就是,好好的开卷考试说闭卷就闭卷……





评论(1)
热度(1)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