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相关吃剑道,all羊,毛毛雨;霹雳相关吃绮意,樱枫,以及素还真相关
沉迷冷cp不可自拔
我对纯阳宫忠心耿耿

【剑道】醉乡春·下

一、
叶则,江南叶家排行老二,人称叶二少。

虽是锦衣玉食长大,却也没成了那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叶二少自幼聪慧,山居问水皆有所感,是少有的两套剑法都精通的叶家弟子。

为人仗义,自小就有仗剑走天涯的宏愿。

叶二少生得一副好相貌,又出在富贵人家,行为间有一股天然的潇洒之态,而又缘着习武,所以还有一种江湖人的恣肆之感。

总而言之,是不少少女心中夫婿的不二人选。

曾经有人问过叶则,他会不会有一天为了心爱的人舍弃一切。

当时叶二少是这么回答的:“怎么可能,爷我像是那种为了女人放弃自由的人吗?再说了,爷的眼光可高着呢,真有那样的女人再说!”

二、
然后他进了浩气盟。

然后他遇上了敌对的沈蔚知。

然后一切就像话本里说的那样,一见倾心,仿佛是利剑套上了鞘,不羁的叶二少终于遇上了那个让他敛了自由的翅膀的人。

叶二少后来想啊,其实当初说得也没错,哪里会想到,自己后来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唔,还是个恶人。

叶二少是在昆仑高地上遇见沈蔚知的,也不算遇见,就是攻防的时候不经意远远一瞥。

当时叶二少就震住了,这分明是九天之上的仙,合该坐在纤尘不染的高堂里,而不是在这充满血腥的战场撕杀。

其实根本连人都没看清的叶二少顿时激动了,这不就是一见钟情吗?随手扯了边上一个重伤的恶人询问那到底是谁,那恶人被打得迷迷糊糊,忽然间被一个疯叽一扯就更加晕乎了,一看到那人背影立马嚷到:“你个耗子,对我们副指挥有什么企图!”

好嘞,原来是对面的副指挥呀,这就好办了!心满意足的叶二少随手丢了那恶人,暗搓搓得在心里谋划着。

叶二少性情疏朗,却是个心细之人。他没有立马去找那个副指挥,而是利用他在浩气盟的关系认认真真做了调查。头一次,他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一个人。

然后叶二少知道了那个副指挥的名字,沈蔚知,真是个好名字。

三、
真正见面是在那次攻防数日以后,一个当天没有攻防的晚上。叶二少从小苍林抄小路偷偷溜进了恶人的营地,当然了,路线由热情的浩气盟少盟主友情提供。

向来一身正气偶尔不怎么正气的叶二少头一次感受到了慌张,见心上人么,难免会有各种无措。

等到了沈蔚知的面前,叶二少的一颗心更是不受控制仿佛要蹦了出来。

沈蔚知似是没有料到会有一个浩气就这样大大咧咧站在恶人谷副指挥的面前,不禁发怔。

而叶二少则仔仔细细端详了一番,不禁心想,啊,心上人近看更好看,没有一处不是自己喜欢的模样!

双方都静默了一刻,沈蔚知微微侧了侧头回避了叶二少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叶二少面上保持微笑依旧没什么反应,啊啊,心上人的声音也那么好听!

“叶副指挥,若是无事,你可以离开了,我也该休息了。”沈蔚知有些无奈,不知道对方这是个什么毛病。

这会儿叶二少心里已经炸开了,啊啊啊,心上人居然知道他!霎时间,眼前似有千百烟花齐放,叶二少感觉自己有点晕,但是好幸福!

到最后,叶二少也没和沈蔚知说上话,只匆匆将一个画卷塞进沈蔚知的怀里,就被前来报告的恶人给赶跑了。

然后一连好几天叶二少的脸上都洋溢的幸福的微笑,最后连一向只有他虐别人没有别人虐他的浩气盟少盟主穆少盟主都受不了了。

“叶疯叽,你丫收敛点!都没和人家说上话就这样了,出息!”

“我跟你说,你这样不行,你应该……”

然后支完招的穆少盟主一脸舒坦地离开了,留下了在原地若有所思的叶二少。

三、
再然后,叶二少就缠上了沈蔚知,天天送这个送那个,偶尔拉拉小手蹭蹭豆腐。时间一久,在众恶人的扼腕之下,叶二少最终还是赢得了沈副指挥的芳心。

头一次爱上一个人,这对叶二少来说是一个新奇的体验,这是一种既怜爱又小心翼翼的感觉,恨不得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捧到对方面前,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他,又想让他知道真实的自己,焦躁着怕别人抢走这么好的爱人,甜蜜着这么好的爱人属于自己。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对方,又不想让对方被自己所困住。

漂亮的鹤啊,虽然关在笼子里才安全,但还是忍不住想看到它飞翔的模样。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

四、
即便如此,叶二少还是忍不住在沈蔚知回恶人谷时悄悄跟了去。

小半辈子都生活在江南水乡即便后来去了昆仑也没怎么受苦的叶二少被恶人谷恶劣的环境给惊住了,这,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原来尸菜田不是传说,是真的有啊。

总之,叶二少不禁为爱人的生活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于是,虽然一直很简朴其实是个富豪的叶二少花了大价钱改造了沈蔚知的屋子,还亲自挖了塘栽了树。动静之大,连一直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谷主都忍不住了,老谷主其实还是有一颗宽容之心的,能不宽容吗?自家养了十多载的小子眼前搁了这么多年一放出去就被敌对耗子头头的小耗子给勾走了,说多了都心酸,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最后,老谷主谴了陶寒亭去提点提点了,老陶瘫着一张棺材脸僵硬地对叶二少表达了老谷主的意思,还在挖塘的叶二少手往脸上一抹,咧嘴一笑,嚯,小太阳似的,跟某张可恶的脸有着诡异的相似,难不成浩气盟里都是这款。思绪有点飘的老陶不经意间瞄到了一旁沾满了泥水的重剑,感情你小子重剑用顺手了挖塘都靠这个,重剑要哭了喂。

阳春三月,叶二少顶着众恶人的压力完成了对沈蔚知居住地的改造。

五、
再后来,战事爆发,狼牙军入侵,叶二少在穆少盟主依依不舍的送别下离开了浩气盟,转去了恶人谷。

“叶疯叽你不够义气啊,留下老子一个人独自面对谢前辈。”浩气盟少有的脱单人士不禁有些担忧。

“少盟主放心,在下一定将莫少谷主的消息及时送达。”叶二少嬉皮笑脸道。

“你滚吧,赶紧滚。”

“此次一别,不知何日相见,还望珍重。”叶二少正色道。

“一定要活着回来,到时候带上你的那位,我们一醉方休。”

战场是最能锻炼人的地方,叶家二少这个形象迅速被叶则指挥代替,叶则愈来愈果断坚毅,沉稳干练,只有和沈蔚知单独相处的时候,叶则才会变成那个江南叶家二少。

六、
战争终归少不了生离死别,叶则一直以为这不会发生在他和沈蔚知身上,然而世事难料,当他看到战场里那一直游刃有余的身影倒下去时,叶则感觉自己脑子里有什么断开了。

沈蔚知死了,同时也带走叶二少。

再也没有什么江南叶家二少,这生者的世间只剩下了叶则。

鹤啊,鹤啊,你是不是天上的仙,时间到了才不得不离开我。

鹤啊,鹤啊,你是不是下了什么咒语,叫我死不得,将我困在这凡世。

仿佛是沈蔚知冥冥之中在保护叶则似的,再惨烈的战事都没有让死亡带走他。

不久,战争结束了。

叶则没有去赴那约定的四人宴。

他的鹤啊,还来不及看看这大好山河就走了,他要帮他看看。这样等到他也到了天上也好跟他说说。

七、
我的鹤啊……

评论(7)
热度(10)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