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相关吃剑道,all羊,毛毛雨;霹雳相关吃绮意,樱枫,以及素还真相关
沉迷冷cp不可自拔
我对纯阳宫忠心耿耿

【剑道】醉乡春·上


一、
我叫沈忘。

不是盼望的望,而是忘记的忘。


二、
我出生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的一生以家破人亡开始。

绿枝姑姑说,我是从死人堆里被挖出来的,整个村子就剩下了我一个是活着的。

我是被恶人谷的指挥所救的,然后就一直呆在了恶人谷的队伍里,在这人人心惶惶的、有了上顿没有下顿的年代里,没有谁会关心一个女娃的死活。

再后来,那个指挥就认我做了女儿。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听恶人谷的恶人们讲他们过去的故事,他们的故事里有精致的烟雨江南,有粗犷的大漠塞外,还有我的父亲……

他们说,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带领恶人的这个队伍灭杀了无数狼牙敌军,拯救了无数流民。

他们说,我的父亲在战争以前是个大名鼎鼎的大侠。

他们说,我的父亲为了一个人从浩气盟转到了恶人谷。

然而,他们从来不说那个人是谁。


三、
我的父亲虽然认我做了女儿,却并不管我,而是直接把我交给了绿枝姑姑,一个有着非常好看眼睛的七秀。

绿枝姑姑是个非常温柔的人,身上有一种给人很安定的感觉。与其他恶人不同,队伍里的恶人身上有一种戾气,想让人远离,不是说我讨厌他们,相反,我非常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救我,照顾我,给我新生。绿枝姑姑给人的感觉跟我父亲有点像,温柔,安定。

我把我的感觉告诉其他恶人,他们大笑着摸着我的头说,因为绿枝和叶指挥原先都是浩气盟的。

另一个绿枝姑姑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是看我父亲的眼神不一样。

恶人们看我父亲都是敬佩的,仰慕的眼神。

绿枝姑姑看别人永远都是温和的,只有看我父亲的时候,也是温和的,但是那双好看的眼睛里还有一种我一直看不懂的东西。每当姑姑看我父亲的时候,她的那双眼睛总是让我感觉十分难过。

我问过其他恶人,他们总是一边在我嘴里塞颗糖,一边无奈的让我什么也别问。

这是一个不可说的问题。


四、
我再大些的时候跟我父亲回了恶人谷,父亲受了重伤,重到他这辈子再也无法用武,再也无法举起他的重剑。

父亲即使不用上战场,不用去指挥,每天也依旧很忙碌,每天要看很多信件,见很多人。

我和父亲的相处时间依旧很少,大部分时候他都会在书房里,恶人谷里少有的重兵防守的地方。

我和父亲住在一起,那是个很奇怪的屋子,恶人谷里唯一一个江南式的屋子,屋子前有棵枯柳和一个水里什么也没有的水塘。

听别人说,屋子是父亲建的,柳树是父亲栽的,水池子是父亲挖的……为了那个人。

每天父亲都会在屋子里待一会儿,无论有多忙。

有时候是倚着门看着屋前的柳树发呆,有时候是在屋子里画画。

父亲画的画都非常好看,很多人告诉我我的父亲是世家弟子,文武双全。

我最喜欢看我父亲画画,他画过很多,从江南到塞外,从浩气盟到恶人谷,大部分都是我没见过的景色。但是他画的最多的却是一个人,总是影影绰绰的,从来都看不清的一个人。

我问过父亲,这是谁。父亲说,这是雪。

这明明是个人,怎么会是雪呢,我不懂,却不敢再问。


五、
再后来,战争结束了。

绿枝姑姑回到了恶人谷,每天跟在父亲身后,很多新加入的恶人谷弟子都觉得他们是一对,然而那些老的恶人们却只是叹息。

其实我也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我不敢和我父亲说,但是这样子其实也不错。

我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父亲和绿枝姑姑发生激烈的争吵。

我从来不知道沉默而内里温柔的父亲会用这样重的语气对绿枝姑姑说话,而永远平静的姑姑会有这样痛苦的表情。

争吵过后,姑姑离开了恶人谷。


六、
我最终还是知道了这个故事,关于两个人。

两个指挥,一个恶人,一个浩气,一个纯阳,一个藏剑。

老套的一见钟情的故事。

虽然处于敌对阵营,却依然相爱。

以为一辈子就这样纠纠缠缠过去了。

然后战争来了,藏剑顺势转去了恶人谷,两个人并肩作战,虽是战乱,却也不苦。

再然后,纯阳战死,只留一佩剑,名叫忘情。

藏剑带走了佩剑,依然带着恶人的队伍阻挡狼牙军,没有再提这件事,没有人敢提这件事。

而失去了纯阳的藏剑也变得沉默。

有一天,经过一个村子,村民逃的逃,死的死,村子里没有一个活物。藏剑从死人堆里听到了细微的声音,从里面救出了一名女婴,然后收养。

七、
我没见过那个纯阳,也没人和我说过他。我承认我不懂他们的爱情,不是对于两个男人在一起的困惑,而是对于生死不离的不解。

在我看来,绿枝姑姑几乎把青春都给了父亲,父亲为什么不能接受她,一个人终究不能过一辈子。

我从心里觉得一个死人终究只是过去,不可能给我父亲带来幸福。

我质问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不肯忘了那个人。

父亲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然后,我赌气离开了恶人谷,跟着天策军去了关外。

其实我离开的第二天就后悔了。


八、
我的师傅是个天策女将领。

最喜欢站在城楼上遥遥地看向关内,因为那是她所爱的人所守护的地方。

我师傅常常和我提起她爱的那个人,很好的一个人。我师傅说他是为了国家而死,而她是为了他而活,代替他守护他最喜欢的风景。

我师傅常常说她非常幸福,她说即使阴阳两隔,她也能感觉到他就在自己身边,曾经的感情不会是将来生活的枷锁,那些充满了幸福的回忆是她能够再一次又一次危险中活下来的支柱。

我不太懂。师傅说我还太小。


九、
很久以后,我收到了父亲的信,信上对于我们的争吵只字未提,只是讲了恶人谷的近况,熟人的近况,已经对于我的叮嘱。

还有一张好似不小心夹进来的信纸,只有一行字。

老来多健忘。

我问师傅这是否代表了他已经忘了那个人。

师傅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这是肯定还是不清楚。

再后来,我知道了那句诗的后半句。

唯不忘相思。


十、
我叫沈忘。

不是忘记的忘,而是忘情的忘。

情到深处,不能忘怀。






评论
热度(11)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