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相关吃剑道,all羊,毛毛雨;霹雳相关吃绮意,樱枫,以及素还真相关
沉迷冷cp不可自拔
我对纯阳宫忠心耿耿

【剑道】骗子

一、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花朝节。

洛阳城郊格外热闹,走在蜿蜒的小道上可以不时听见少女的欢笑声,书生的吟诵声。

战事初歇,好不容易抛却一身事务的纯阳和藏剑也偷偷溜了出来。

感受着二月微凉的春风,纯阳心中仍有一丝隐忧,一旁的藏剑见了也不劝解,只随手折了路边的野花轻轻别入纯阳的耳畔。纯阳起初还没反应过来,回神来已经被藏剑得逞了,也不恼,顺手就折了一朵花,企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知是风的缘故还是纯阳没插稳的缘故,浅蓝色的小花晃晃悠悠落在了地上。

在纯阳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藏剑一把抓住了纯阳的手,十指相扣。

“傻子。”

不等纯阳反抗,藏剑直直地向洛阳城内走去。


二、

洛阳城内游人如织,没有了战争的侵扰,平静地让人仿佛觉得不真实。

路过一个馄饨摊子,纯阳停了下来,之前在枫华谷与狼牙军对抗期间,藏剑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碗馄饨,虽然只是小小一碗简单的馄饨,二人还是吃得津津有味,这般想着,纯阳对摊主喊道:“两碗馄饨。”

摊主是个和善的老人,他笑呵呵地对纯阳说:“这位侠士,小老儿的馄饨个儿大,分量足,三五粗的老爷们一碗就管饱。侠士你看……”

“无碍,就两碗。”

一旁的藏剑笑着对纯阳说:“就你这个小身板能塞多少。”与纯阳共过事的将领都知道,这位在战场上凶名远扬的纯阳指挥特别省粮。

纯阳白了藏剑一眼,慢吞吞地将自己碗中的馄饨一个一个划到藏剑碗里。

身板小怎么了,反正你打不过我。

藏剑只能无奈地笑笑。

吃完后纯阳付了钱就拉着藏剑离开了,摊主看了看手里的钱以及留在桌子上的碗有些疑惑。


三、

路过花神庙的时候,藏剑问道:“去拜拜?”

“你还信这个?”

“去呗,又没什么损失。”

纯阳无奈只得进去。

里面有不少人在树上系许愿签,纯阳也拿了支笔,写下自己的愿望,希望藏剑一生顺遂。

刚准备系,就看见藏剑做了个收手的动作。

“你怎么这么快?”纯阳疑惑。

藏剑没回答,笑着冲纯阳眨了眨眼。


四、

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已是傍晚,洛阳城外已经没什么人了。

纯阳和藏剑慢慢地走在小路上,夕阳把影子拉得长长的。

突然间,纯阳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抽出了腰间的剑。

小路两边一下子窜出了许多蒙面人,纯阳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的目标,指挥落单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自量力。”纯阳冷冷一笑,手中长剑划开空气,猛地提剑落入蒙面人之中,剑若游龙,敌人毫无招架之力。

纯阳抖了抖剑,用细绢细细抹去剑上的血。

不远处的树下,藏剑支在重剑上,重剑乃是藏剑亲自锻造,上面有银杏叶的纹样,虽然轻剑没有拿出来,但是纯阳知道轻剑上也有同样的纹样,就跟此时纯阳手中剑一模一样。

藏剑之前说过,等战事平息就到藏剑山庄,为纯阳亲自锻造一把剑。

纯阳看着藏剑,眼睛有点酸涩,但还是一眨都不眨,藏剑的身影忽地扭曲消散。

树下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人。

“骗子。”





—end—





p.s.
推荐阿部真央的《骗子》

评论(11)
热度(9)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