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怀雪(1)

一、


夜。


城市里灯火通明。




二、

在那灯光照射不到的黑暗角落里,一道幽光迅速闪过,以及跟随而来的急促的脚步声。


“凌霄,绕道,去巷子口。”识海里传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追踪者立即改变了方向。


终于,追踪者在巷子口截住了那道幽光,不待那幽光反应,就立即施展五方行尽,顿时,荧光大盛,从地下伸出了几条发出淡蓝色光芒的锁链死死困住了那幽光。随即,追踪者默念咒语,并不断将手中道符抛出。起先,被锁链困住的幽光还能不住挣扎,不一会儿,就一动不动了,同时,不断有黑气向四周散去,最终,阵中就幽光现了原形,竟是一名藏剑弟子,身着旧式的藏剑服饰。


“做得不错,比前几次有了不少进步,凌霄,可以了。”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凌霄立即收起了手中的剑,走到来人的身后。


走近了才发现来者是一个模样温润的青年,眉眼间仿佛带着笑意,然而这么个人却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感。


这个青年就是沈煜。


沈煜走近那名藏剑弟子,看到他服饰上的标志时,不禁皱了皱眉头,心下顿时产生了一个想法。


不过,暂时还无法确定。沈煜放下心里的思绪,走上前与那名藏剑弟子交谈起来。


没多久,沈煜便收获了自己所需要的信息。二人谈完,藏剑弟子向沈煜抱拳作揖,随后便消散在小巷子里。


“师叔?”见沈煜任然盯着刚刚那名藏剑弟子消失处,凌霄忍不住出声喊了句。


“没事,走吧。”


即将出巷子时,沈煜忽然感到胸口一阵悸动,脚步一顿,随即又自然地迈开步伐。




三、

c市。


老街区。


有一家名叫浮泷的店铺。这家店几乎从不开门迎客,在这家的最深处,有一个布满了阵法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在帘幔的遮挡下隐约可见上面躺了一个人。


此刻,房间里的灵气飞速地流动,源源不断地涌入那人的身躯中,随着时间流逝,灵气流逐渐变缓,而床上那人忽地身体一绷,似是将要醒来。


许久,当灵气又停滞不动时,那人仍没有动静,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四、

“沈先生,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您不知道,这几个月来……”


沈煜漫不经心地捧着手里的茶杯,微笑着看着对面的青年,似是认真听,其实思绪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偏偏对面的青年不识趣,仍然讲个不停。


沈煜不耐地悄悄换了个坐姿,其实他本来不会接这个生意的,不过最近发生了很多类似的事情,让他不得不重视……旧时的亡魂重现,还都是隐世的十个门派的弟子,上次是七秀,这次是藏剑,这到底……


对面的青年仿佛是终于发现了沈煜的不耐,停了下来。


顿了顿,青年露出了一个羞赧的笑容:“抱歉……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遇到像,像先生这样的就忍不住……见笑了。关于这次的酬劳,家父说下周三在祖宅里将举办鉴宝会,届时欢迎先生的到来,且一并将酬劳奉上。”


这就是沈煜会接这个生意的第二个理由,这次的酬劳,对那个人有很大益处,任何能让那人醒来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等沈煜收回思绪时,发现青年仍盯着他,“还有事吗?”


“也,也没什么。就是待会儿有个晚宴,我能不能冒昧请您参加……其实您不去也没事,我,我就是十分,对您……”


看着沈煜浅褐色的眸子,青年不有心中有一丝慌乱,不由语无伦次起来。


沈煜一下子就明白了青年的想法,毕竟也是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微微笑了笑,刚想拒绝,忽然脸色一变,猛地站起身来。


青年在一旁也紧张地问:“怎么了!”


沈煜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我现在有急事,多谢邀请,下周三我会准时造访,再会。”不待青年反应,转身就离开了。


青年看着沈煜的背影,既遗憾,又担心。




五、

出了屋子,沈煜立即施展法术迫不及待地往回赶。


等沈煜回到浮泷时,已是气喘吁吁。平息了一下呼吸,沈煜一步步走向那个房间。


夜间的老街区任然热闹非凡,然而浮泷内却一片寂静,仿佛是两个世界,只有月光静悄悄地照射着浮泷内的亭台楼阁。


沈煜心里却是一片慌乱,各种情绪纠缠交织在一起。


深呼吸。抬手。打开房门。一瞬间,所有一切都平静下来。


房里窗户开着,月光打在及地的银发上,熠熠生辉。


有人在低声笑。




六、

“许久不见。”









p.s.

普通的套路我们普通的来+_+
不要计较里面的招式,我对纯阳和藏剑的招式并不熟悉……

评论(2)
热度(4)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