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折霜

故事背景:大概在叶怀瑾适应了现代生活并且和沈煜已经确定了关系之后,算是日常段子。



一、

叶怀瑾很后悔,非常后悔。

为什么这么后悔呢?因为作。




二、

大概是一个月前,沈煜的同门,也就是一个纯阳,带着一个刚入门还没化形的小妖来到了c市进行历练。

c市隐隐由叶怀瑾和沈煜保护,所以那两个纯阳理所当然前来拜访;沈煜性情温和对门下弟子颇为关照,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只有叶怀瑾不开心。

小妖是只腓腓,纯白的毛皮,可爱的很。传说中豢养腓腓可以解忧,也是目前存在的异兽中比较珍贵的一种。他的师傅,也就是那个纯阳,不放心腓腓独自在门派里,于是便想到沈煜这里给小腓腓一个庇护。

同门相求,沈煜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再者,小腓腓毛绒绒的,沈煜十分喜爱。

事情到了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坏就坏在,叶怀瑾那家伙,看见小腓腓赢得了沈煜的喜爱,心里那醋坛子一下子就翻了,又不好直说跟一只小妖吃干醋。于是,他悄悄地放出了一点威压,然后心满意足地看见那只腓腓一下子从沈煜怀里窜了出去。

沈煜只得无奈地微笑。

应为叶怀瑾常年呆在空桑山上的缘故,他身上的妖气并不浓郁,反倒是有那么一股仙力掺在他的身上。

可能就是这股仙力的缘故,没过多久小妖就化形了,然而,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耳朵尾巴怎么也收不回去。直到沈煜亲自去了之后,才解决了问题。

叶怀瑾感觉自己挺冤,他又不清楚自己的威压居然会影响那小东西的化形,再说,事情不是解决了吗。然而,看着沈煜的冷脸,他什么也不敢说。

没过几天,叶怀瑾就撑不住了。




三、

“阿煜,你是不是不爱我啦。”叶怀瑾哭丧着脸环着沈煜的腰。

沈煜不由感到好笑,不动声色道:“没有。”

“那你为什么这几天对我这么冷淡?那小东西的事情又不是我的错!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理我?”

本来就没怪你。沈煜心道。

“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已经快炸毛的叶怀瑾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再后来,叶怀瑾就后悔了。

为什么阿煜会知道他可以化成幼态?!此时趴在纯阳怀里的藏剑感觉受到了世界的欺骗,没有哪一个男人会想把自己弱小的样子被心爱的人看到。而且,自己的幼态实在是,实在是……

沈煜怀里白色小猫养的叶怀瑾一脸生无可恋。

“怀瑾,阿瑾……来来,看这边!”沈煜拿着一根逗猫草在叶怀瑾面前不断晃动。

“嗷呜!”

老子是老虎!





四、

有一件事叶怀瑾一直都不知道,沈煜也从来没有将这件事主动告诉他的念头,那就是——沈煜是一个隐性的绒毛控。

其实平时沈煜也隐藏的很好,这并不代表他没有摸一摸动物绒毛的想法,尤其是叶怀瑾的。

两人一开始相遇的时候,沈煜是不好意思,尤其是那时候的叶怀瑾与人总有一种距离感,毕竟是经历了千年时光的妖物。再后来,等到沈煜也度过了漫长的岁月后,与叶怀瑾也从挚友变成了最亲密的伴侣之后,沈煜也没有再提。朝夕相处让沈煜更加了解这个藏剑。

看似细心体贴,具有藏剑山庄特有的如风君子之态。

然而内里却跟猫儿似的,又高傲又小孩子气。原来自己是被这样一个人吃的死死的。

沈煜自己也承认,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叶怀瑾。

嗯……尤其是幼态的样子。不是自己坏心眼不告诉叶怀瑾自己知道妖物能化成幼态,沈煜自己也没料到他以这样的方式看到了藏剑的幼态。




五、

为了给叶怀瑾寻找护体的药,沈煜花了千年时间走遍各地,其间也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朋友。

妖物幼态这回事,还是与一位万花的大夫闲聊之际所知,那个万花也非常人,本体是一株梧桐,所以对妖物的事情才会如此了解。

当时沈煜正为叶怀瑾的伤势担忧,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没想到……

沈煜看着怀中努力不去看逗猫草的叶怀瑾,不动声色地勾起了唇角。





六、

再后来,知道了怎么回事的叶怀瑾偷偷地将曲疏桐,哦,也就是那株梧桐的所有用法术培养的雪莲都换成了白菜。

哼(♯`∧´)






p.s.
有个bug,不想改。
看来我不适合写文,写起来好慢好痛苦,感觉没什么亮点。











评论
热度(12)

© 夏猫 | Powered by LOFTER